天津鋼管制造有限公司
返回首頁 加入收藏
 
骚虎高清影院
 
要聞 |“熱線”體驗
【字號: | | 】 【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 

   日前,《中國冶金報》刊登了《“熱線”體驗》的文章,體現了天津鋼管集團廣大一線干部職工,堅守崗位、戰高溫、保生產的熱潮,本文全文轉載

  這個“熱線”不是火爆的電話,而是火熱的生產線。前一陣子,天津持續高溫,天津鋼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天管)廣大職工依然堅守一線,在高溫下奪高產。為了體驗“熱線”的溫度,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決定到現場去一探究竟。

  記者進入天管特鋼公司廠房,熱浪撲面而來,映入眼簾的是煉鋼生產線。在砌筑作業區鋼包運行車間,大家頭戴安全帽,身穿防護服,防護口罩、手套一應俱全。他們在鋼包內作業,不僅要忍受高溫的烘烤,還要做到細致、精確。

  來到電爐平臺,熱裝鐵水、測溫、取樣、出鋼、清理平臺,忙碌但井然有序。在遠離鋼包的地方,溫度計顯示溫度高達60攝氏度。班長李俊立正在清理爐門口,當記者走到他身邊時,明顯感覺到熱浪迎面撲來。李俊立告訴記者:“這個位置離爐門口只有10米,爐內溫度大約1600攝氏度。”“你在這里要呆多長時間?”“每一爐鋼大約60分鐘,要經常清理爐門口的。”“這么熱,受得了嗎?”“從1993年進廠,我在爐前已經工作了20多年了,我喜歡這里的火熱激情。新政策讓電爐冶煉有了優勢,公司制訂了確保高產、穩產的目標,每天我們也要制訂小指標,就是為了提高電爐生產效率,保障坯料供應,為天管打贏翻身仗盡最大的力量。”李俊立笑著說。樸實的臉上流淌著汗水。

  走上精煉爐平臺,熱浪由腳下而生,外面的炎熱早已不足掛齒了。趕上生產間隙,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隨爐前工于建勇來到臨時休息區。他摘下防護鏡和厚厚的口罩,臉上露出汗水流過的印記;脫掉外面的工作服,里面竟還有件已經完全濕透的工作服。見記者疑惑的表情,他笑著說:“爐門打開的一瞬間溫度會極高,為了抵御高溫輻射,有時我們會穿兩三層衣服。”記者在交談中得知,精煉爐處理一爐鋼要1小時左右,期間需要完成多次測溫、取樣、加渣劑、加合金等工作,每名精煉爐前工每天在高溫環境下的時間長達4~6個小時。

  連鑄平臺享有“火焰山”的“美譽”。裝滿鋼水的鋼包澆注前,工人們要對1500攝氏度的鋼水進行測溫;滑動水口機構進行掛缸時,工人們要承受近200攝氏度高溫的烘烤,熱浪一波接一波,撲在臉上有明顯的刺痛感。大家都穿著厚厚的工作服,脖子上圍著毛巾,帶著護目鏡。“在這里工作沒有鋼鐵般的意志是不行的,這里的小伙子們都是最棒的男子漢。”班長自豪地說。

  天車在廠房最高處往來穿梭,轟隆隆地啟動,吊著鋼包穩穩行走。記者進入天車駕駛室內,這里雖有空調降溫,但也瞬間汗流浹背。天車工全神貫注地操作,豆粒般大的汗珠順著面頰和脖頸不斷流淌……隔著天車窗,下面鋼水沸騰,熱浪肆虐。為保證生產節奏順暢和鋼水順利澆注,天車工平均每天都要不間斷工作6個小時以上。

  帶著震撼與感動,記者來到了“熱線”的最后一站———精整區域。此處坯料的余溫還有600~700攝氏度,工人們正在認真細致地檢查鑄坯外觀質量,測量每根坯子的長度。鋼坯烤得空氣溫度不斷上升,但也阻擋不了煉鋼人火熱的工作熱情。

  告別了“熱線”的最后一站,記者走出廠房,站在夏日的陽光下,感到一陣涼爽。

  這就是天管“熱線”,天管人用汗水講述著這個夏天最有溫度的故事。

 
 
 
Copyright (C) 2000-2019 tpco.com.cn, Tianjin PIPE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
本網站由天津鋼管制造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津ICP備20000815號 公安部聯網備案號: 12011002019145 技術支持:北方網

津公網安備 12011002019145號